打開泰伯APP,感受不一樣的閱讀體驗打開APP

錯過環保,錯過兩萬億

藍衫 2019-07-15 11:01:54

摘要: 空間信息産業怎麼能忽視環保市場?連華為都在從衛星遙感切入環保領域。

  今年春天在博鳌,自然資源部總規劃師莊少勤說:“我們計劃在全國劃定三條底線:生态紅線、永久基本農田、城市邊界。”

  想了解中國現階段正在發生的事,隻需要看看這三條底線便足夠了。

  保護生态、保護農業、控制城市擴張,在三者間形成新的平衡,這是重塑中國社會最顯著的推動力量。

  城市自不必多說,在這裡湧動着無窮的需求、變化,尤其是智慧城市的市場機會養活了無數企業,其中當然包括大量空間信息領域的企業。

  農業、農村也是不遜于城市的巨大市場,盡管機會與陷阱并存,但空間信息産業已經深度參與其中。泰伯網在之前的報道中多有涉及。

  然而環保,産業的參與度似乎略低。

  1.怎麼能錯過兩萬億?

  2008年國家環保總局才升格為環保部,成為國務院的組成部門之一。此後,環保在我國社會建設中的重要程度日益凸顯,相關産業也開始加速發展。

  環保産業的發展,尤其能說明中國現階段的社會走向。

  2008年國家财政在環保上的支出為1451.36億元,到2018年增長至6352.75億元。十餘年間,國家财政相關支出增長了四倍多(見下圖)。
錯過環保,錯過兩萬億

  環境治理方面,2008年全社會總投入為4937.03億元,2017年升至9538.95億元。從2008年到2010年,投資躍升到一個新水平上,并保持總體上揚趨勢。

  中國環境保護産業協會會長樊元生估測,我國2018全年環保産業營收約1.5萬億元,到2020年環保産業營收将達2萬億。

  不過,近些年我國環境治理投資雖然保持上漲趨勢,但總投資在GDP中的比重卻自2012年以來逐年下降(見下圖),2017年比重降至1.16%。據發達國家經驗,環保投入占GDP的1-1.5%時環境污染才能被遏制,占比2-3%時環境質量才能獲得有效改善。
錯過環保,錯過兩萬億

  住建部與環保部2016年發布的《全國城市生态保護與建設規劃(2015-2020年)》提出,到2020年,環保投資占GDP比例不低于3.5%。照此計劃,明年我國在環保方面的總投資需要達到3萬億以上才能完成目标。

  但是照目前的投資趨勢,這個目标完成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即使再來一個四萬億都沒用。

  在寫此文之前,筆者聯系山東生态環境廳采訪。當天恰好是新聞發布會,會上公布了山東1-5月份的水環境質量情況。與水環境質量一起公布的還有大氣質量,但是土壤的情況仍處于保密狀态。

  泰伯網從山東生态環境廳獲得一份“山東省2019年水環境重點排污單位名錄”,涉及單位1938家。類似名錄還有“山東省2019年大氣環境重點排污單位”“山東省2019年土壤環境重點排污單位”“山東省2019年其他重點排污單位”三個,分别對應2006家、843家、235家單位。

  監測與治理是環保的兩項基本工作,而這5000餘家單位便是工作重點。

  2.隻懂信息化的地信企業慎入

  環保的市場空間不僅大,而且是國家剛需。

  筆者曾聯系一家地信公司,想了解環保業務的開展情況,但企業在考慮之後以業務保密為由婉拒了采訪。據介紹,地信企業參與環保的并不算少,但多數業務都缺乏深度。

  “環保不屬于強GIS、強測繪行業,屬于弱GIS行業。它更側重應用,以解決問題為導向。”中科宇圖智慧環保産業群副總裁童元在采訪中分析。他所在的公司是地信圈裡深耕環保領域較為典型的企業。

  環保産業是一個巨大的、跨領域的産業,童元認為現在環保領域所做的大氣、水、土壤治理以及生态修複等工作,已經切入到工程領域,客觀來講與GIS關系不大。

  無論治水還是治土,每個方向上都有大量企業在參與、在競争,這些細分市場相對而言都十分成熟。有的企業從工程角度切入環保産業,有的從治理、從農業或從别的角度切入,而地信企業肯定是從GIS角度切入,因為“這是專業優勢”。

  但是他指出,如果把環保業務細分到信息化,細分到跟GIS相關的工作,其實份額很小。

  “在環保産業裡,如果僅僅界定在信息化領域,或者是跟GIS相關的領域,其實市場空間不大。它肯定沒有國土領域大,比如國土二調、三調、多規合一等等。環保行業有個特點,不做應用,不與行業深度融合,會很難做。”

  2001年中科宇圖成立的時候,國家環保管理部門還是環保總局,環保也還是冷門。和多數地信企業一樣,成立之初的業務以做地圖數據、遙感數據為主,同時涉足環保、交通等多個行業。

  不過公司在當時就考慮,要在數據之外找到一個重度垂直的行業。在做了很多分析并聽取專家建議後,公司“從2003年開始,大概到2005年左右,逐步把行業應用的方向聚焦在環保”。

  據了解,深耕環保十幾年,在環境領域的信息化之外,童元他們更多的業務則是監控、監測、執法、應急等與環境業務相關的工作。

  事實上,目前整個環保領域的信息化程度、智能化程度已經比較高,很多數據都要求在線實時播報,1小時甚至10分鐘播報一次。“然後根據空天地一體化,進行融合、分析、應用。”

  比如結合GIS天空地一體化的監測手段,包括布設大氣、水、土壤、固廢等天羅地網,形成無死角監測。或者構建生态環境大數據體系,包括數據中心的建立、大數據的分析支持以及可視化展示等業務。

  再比如在環境監測、監察執法、環境應急、行政審批以及各種業務層面的智能化應用,包括三線一單(生态保護紅線、環境質量底線、資源利用上線和環境準入負面清單)、機動車以及環境評價,還有空氣質量預報、預測等等。

  應用需要時間的積累,需要對行業的理解,包括對各個業務系統的理解,以及軟件的成熟程度。

  “我覺得,生态環境的動态監測,包括生态環境的管理,這些方面GIS會有一定的應用前景。”童元總結。

  3.從衛星遙感切入環保市場

  華為真的是無處不在,即使是空間信息産業内也不例外。近期的兩個新聞尤其能說明這一點。

  一是華為申請“導航電子地圖制作”甲級資質,自然資源部已經公示。

  二是華為與生态環境部衛星環境應用中心簽署了一項戰略合作協議,内容是“生态環境保護信息化智能化戰略合作”。衛星環境應用中心主任高吉喜表示,雙方将在生态紅線的監管,立體遙感監測,城市生物多樣性監測等方面進行全方面的合作。

  值得華為出手的肯定不是普通機會,自動駕駛、環保領域皆是如此。

  華為從遙感角度切入環保信息化、智能化市場空間,而事實上,很多業内公司也在從遙感角度切入環保領域,當然力度遠沒有華為這麼大。

  在7月9日到10日的WGDC大會上,筆者對展商做了個簡單調查,發現多數參會的遙感企業的行業應用目錄中都包括了“環保”。

  近幾年,生态環境部也在大力提升衛星遙感、衛星監測能力。2008-2012年,我國先後發射了環境一号A、B、C三顆小衛星,2012年建成了環境一号衛星環境應用系統,并實現業務化運行。

  據了解,目前除在軌運行的3顆環境一号衛星和高分五号衛星之外,生态環境部還是高分一号衛星的主用戶。

  另外,生态環境部還積極參與《國家民用空間基礎設施中長期發展規劃(2015-2025年)》論證,與生态環境部密切相關的26顆環境監測後續衛星均被納入規劃。

  但是,這還遠遠不夠。

  航天世景營銷中心總經理李靜指出,生态環境部雖然有自己的衛星,但是分辨率較低。環保的很多應用場景要求精細化作業,大尺度的遙感是沒法滿足需求的。比如監測生态紅線内人類活動的痕迹,環境一号就派不上用場。

  高分五号雖然由生态環境部牽頭設計,但它解決不了所有問題。“生态環境部還需要跟資源衛星中心、商業衛星公司等機構保持合作,才能保證全業務化的遙感應用。”

  她認為應用有不同層次的需求,環保的應用面更廣,涉及大氣、水、土壤等等,它要解決問題更複雜,所以需要的衛星資源也會更加多樣化。

  長光衛星綜合辦公室主任韋樹波也持同樣的看法。他說,不論下一步發20顆衛星還是30顆,從全國範圍來講還是不夠用,商業遙感肯定是環保領域的一個極大補充。

  “未來,肯定是政府的衛星和商業遙感衛星并存,相互依存、相互補充。在市面上能買到的數據,我相信未來政府不會再發衛星。”

  4.環保的需求用AI+遙感解決

  近些年受益于國家重視,在氣十條、水十條、土十條等政策的推動下環保産業發展比較快。

  李靜表示,航天世景在環保方面的發展比較常态化,并沒有像自然資源那麼突出。主要原因是國家雖然重視,但一些環保大項目目前還處于啟動階段,市場機會的釋放還需要一個過程。

  政策會帶動項目,比如生态紅線的劃定、監管,對遙感企業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機會。

  她指出,環保不僅對空間分辨率要求高,對光譜分辨率的要求也非常高。因為即便生态紅線内沒有人類活動,衛星遙感也需要對生态環境進行監測,諸如幹旱、長勢、野火、病蟲害等情況。

  但是遙感應用于環保,仍舊面臨着不小的挑戰,尤其是技術方面的挑戰。比如土壤監測,現有遙感影像是沒法判别土壤受污染程度的。“遙感肯定不會隻扮演底圖的角色,肯定會探索其他技術手段。比如有沒有更高光譜的信息,能夠判斷土壤成分的不同,等等。”

  另外,雲平台、大數據挖掘、AI等新技術的應用,肯定會大大提高遙感解譯的效率。但是目前這些技術手段還處于早期階段,還沒有成熟到落地、業務化應用的程度,短時期内對遙感的幫助十分有限。

  李靜舉例,比如青海環保部門希望通過遙感來發現環境變化區域。如果完全靠AI自動識别,發現變化後再去現場檢查,可能會因為判别不準确而白跑一趟。如果誤判率、漏判率比較高,這種技術基本上隻能停留在實驗室裡,沒法進行業務化應用。

  “不光環保,其實現在很多領域的AI應用都存在這種情況。盡管如此,但AI絕對是趨勢。”

  韋樹波所在的長光衛星位于吉林長春。由于地處東北,所以地方環保部門對稭稈燃燒的監測需求比較突出。

  “北方最頭疼的就是濫燒稭稈。我們在開發一款應用,哪個地方出現火點立馬推送到環保監察人員的手機上。”他介紹,現在衛星上已經有AI處理系統,可以自動在軌識别燃燒點、自動推送,時效性非常強。

  這樣的應用不僅能用于稭稈燃燒的監測,還能協助東北林區的護林工作。林區如果出現着火點,第一時間推送到護林員的手機上,其效率肯定遠遠高于人工巡山。

  “現在,環保管理部門希望不再靠人工排查、發現問題,效率太低了!”

打開APP,查看更多内容
[責任編輯:王臻]
聲明:泰伯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,文章内容僅供參考。

第一時間獲取位置服務與空間信息領域新鮮資訊、深度商業資本觀察,請在微信公衆賬号中搜索「泰伯網」or「www.85065.674463733.cn」,或用手機掃描左方二維碼,即可獲得泰伯網每日精華内容推送和最優搜索體驗,并參與編輯活動。

打開APP,查看精彩評論
  • GIO企業家俱樂部會員
  • 泰伯智庫

加入GIO俱樂部,連接GIO、連接産業、連接資本、連接海外。

聯系電話:13522258461

猜你喜歡

熱文推薦

精彩活動

更多>>

泰伯APP

泰伯網官方微信

GIO俱樂部官方微信

京ICP備05007579号 |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09008 | Copyright © 2005-2019 taibo.cn